鸣响雪松节选 | 第8.2册11章:婚礼

发布者: 杭州艾米 | 发布时间: 2020-6-18 09:10| 查看数: 1333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091026vbg8sqhn4qqk5h1o.jpg






《第8.2册爱的仪式》

第11章:婚礼


091026t5l7c759oufe9zkl.jpg


弗拉狄米尔,你已经知道吠陀罗斯的婚礼,而且写进《家族之书》中了。让我提醒你这些伟大活动的真谛吧。

相愛的两人必须一起替未来的家园选择地点。一般而言,他们会先到男方和他父母所住的村落附近,再到女方的村落四周寻找。他们无需把计划告诉父母,两村的居民都能理解,知道一桩喜事即将来临。

他们在所选的土地上(约一公顷以上)规划实际的生活,想出住屋的设计和各种植物的安排,使万物得以相辅相成。

柳巴蜜拉和拉多米尔很快就找到未来家园的地点。他们仿佛讲好了一样,各自走到村落外围一处有小树丛的地方,旁边还有小泉源和涓涓细流。

拉多米尔之前来过这里,他曾独自坐在这里,梦想未来、梦想与愛人的共同生活。

柳巴蜜拉则骑着自己的忠驹来过这里两次,没有拉多米尔的陪同。有一次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马停在溪边、走向树丛、放下头发、戴上头带,然后站在一颗年幼的白桦树旁许久。

现在这对情侣一起站在这块地上了。

「我很喜欢一个人来这里,我想在这里延续我们的家族。」拉多米尔说。

「我也喜欢这里。」柳巴蜜拉轻轻地说。

隔天天才刚亮,拉多米尔就用板车载着15根杆子、长柳条、木钉和长柄大镰刀来到这块地。他一开始割草,就看到柳巴蜜拉骑着马往他的方向奔驰。拉多米尔看到她相当开心,心脏扑通地猛跳。距离尚未标示边界的土地还有3公尺多,马儿还没完全停止,美丽的柳巴蜜拉便跳下马来跑向拉多米尔。

「我随着日出来向你问好,我的创造者。」她笑着对拉多米尔说,「今天是个好日子,我决定带些有颜色的布条,把未来要种植物的地方标示出来。」

「谢谢你让今天更美好。」拉多米尔回答。

两人没有拥抱或接吻。吠陀罗斯人婚前不会做这些事,这背后有很深的意义:受孕以前,他们不会把拥抱和接吻当成习惯,这样在受孕的时刻来临时,他们的能量才能处于最高点。

他们不会指定要在什么时候见面,两人都在自己想去的时间前往选好的土地。

每天一大清早,拉多米尔总是第一个到,柳巴蜜拉随后才骑马抵达。

一周后,拉多米尔已经搭好看似一间神奇小屋的棚子,2.5公尺宽、3公尺长。他将杆子插入土里,用树枝交互筑墙,再用杆子和树枝搭屋顶。

两人最后将整个地方铺上干草,柳巴蜜拉则用织布盖住内墙和天花板,然后铺了两张床:底层放草杆,铺上干草,最后再盖上织布。

神奇小屋盖好后,两人经常在屋里过夜,但没有发生亲密关系。婚前、「筑巢」前发生亲密关系,会被视为在侮辱未来的孩子。

何况,两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拉多米尔带了一块宽木板,在上面刻出土地的平面图,标明所有方位、日出、日落和月亮的升起,也记下日夜的风速和风向。

柳巴蜜拉常常走到土地的边缘,站在那儿好长一段时间,在脑中想象未来怎么栽种植物。她也会查看拉多米尔的平面图,确认风和阴影不会阻碍植物的生长。

冬天时,柳巴米拉比较少来到他们愛的家园,而是在父母家中编织布料,带着愛为拉多米尔绣衬衫。

拉多米尔依然常去未来的家园,继续记录风向和积雪。

这是吠陀罗斯人年复一年制作气象历的方法,每个家庭都有一块这样的木板,能够精确描述隔年的天气,甚至预测到两三年后。或许你会觉得直接挪用父母的气象历比较方便,但这样就不准了。每个地方的地形都稍有不同,小丘和树林都有可能阻挡风吹向植物,冬天的积雪也不一样。

春天时,拉多米尔和柳巴蜜拉已经想好家园的设计。两人初春时一起住回小屋。现在的任务是用木椿、绳子和树枝标出所有要种植物的地方,并就家园的设计取得共识。拉多米尔还要凿井、围井。

距离把树苗种进土里的时间还有两周,这对情侣开始筹备起婚礼。

他们先后去新郎和新娘的村落挨家挨户拜访,邀请村民前来做客。每户人家也是既期待又兴奋地等候他们,每个人都想见证他们的愛,并且决定该为他们未来有生命的家准备什么礼物。年轻的情侣走进他们的花园、庭院或住家时,不会对主人谈天说地,只会对每个人各说一句话,例如:「噢,您的苹果树真漂亮!」、「您家的小猫看起来很聪明!」,或者「您家的熊勤奋又贴心!」

听到这对情侣对花园树木或家中小猫的赞美,村民都会觉得那是他们对主人生活的认同,并表示他们也想拥有这样的植物和动物。

村民不会邀请年轻情侣进屋或用餐,但吠陀罗斯人这样做是有原因的,毕竟如果真的邀请他们进屋或用餐,他们也不会想要拒绝。然而,如果他们开始到处做客,便无法在婚礼前拜访完所有家庭。

拉多米尔的儿时玩伴阿尔嘉却稍微打破了这个规矩。当这对情侣拜访他家、与他父亲说话时,他突然跑了出去,从马厩牵出那匹吸引所有村民注意的骏马,他兴奋地开口:

「请接受我这匹马吧!柳巴蜜拉在市集驯服牠之后,牠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让任何人靠近牠。」

父亲对他露出狡猾的眼神,然后说:

「阿尔嘉,也许是你自己不想让别人接近并驯服你的马吧?不知为何,你自己都还没驯服这匹马。」

阿尔嘉有点难为情地回答:

「我还没驯服,是想让这匹马永远自由,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请接受我这匹马吧。」他将缰绳伸向柳巴蜜拉。

「谢谢,」柳巴蜜拉回答,「我不能接受这匹马,牠有习惯的主人了,但如果牠生了小马,我们会很乐意接受。」

年轻情侣绕完了一个个的家园,大喜之日终于到来,两村的男女老少在黎明破晓时皆赶到指定的地点。

他们站在年轻情侣用枯枝围起的土地四周。中央棚子的旁边是以花朵装饰的土丘。拉多米尔走上土丘,兴奋地在众人面前描述未来家园的规划。

少年每次指向某种植物生长的位置时,都会有人从群众之间出列,站到拉多米尔指定的位置。出来的人手中都会拿着拉多米尔所说的幼苗,而大家会向出列的人鞠躬,毕竟年轻情侣当初拜访村落时,这些出列的人因为有能力种出美丽的植物,而曾受过他们的赞美。这也表示,出列的人值得造物者的赞美——所有人的天父、关愛万物的神。

阿多米尔讲完规划后走下土丘,走到兴奋且激动地观看一切的柳巴蜜拉身边,牵起她的手,慢慢走到土丘上。现在他们一起站在土丘上。

拉多米尔再次对着众人说:「这个愛的空间不是由我一人所创,站在我身边及各位面前的这个女孩,就是我美丽的灵感来源。」

这名女子——叫她少女好了——在众人面前眼神低垂。

每个女人都有独特的美,但一生中总有几个时刻散发超越众人的美。可惜现在的文化没有这种时刻,但在以前……

柳巴蜜拉望向眼前的人群。

众人兴奋的欢呼声合而为一。少女的脸上露出勇敢的微笑,不是那种鲁莽的笑容。她的愛的能量满溢,双颊泛起胜于以往的红晕。健康的身体和明亮的眼眸散发一阵暖意,笼罩众人和周围的空间。顿时之间,四周变得万籁俱寂。

年轻的女神在众人面前完全展露自己的美,大家则静静欣赏这个愉悦的场景。

因此,少女的父母和整个家族的男女老少并未立刻上前,而是缓缓地走向他们的土丘。

他们走到土丘前停下脚步,先向年轻情侣鞠躬致意,少女的母亲才问女儿:

「我们家族的所有智慧都在你身上,亲愛的女儿啊,告诉我,你在自己所选的土地看到未来了吗?」

「看到了,妈妈。」女儿回答。

「亲愛的女儿啊,告诉我,」妈妈继续说,「你在未来看到的一切,你都喜欢吗?」

「设计得不差,我真心喜欢,但我还想加点东西。」

少女忽然从土丘跳了下来,快步地穿过人群,跑到未来家园的边缘。她站在那儿说:

「这里要种一棵针叶树,旁边一棵桦树。风从那个方向吹来时,会先抚过松树的树枝,再吹过桦树,然后请求花园树木的树枝唱歌。每次的旋律都有不同,但都能为灵魂带来快乐。还有这里,」少女跑到一旁,「这里要种花,首先是一丛红花,接着这里会是紫花,然后这里是深红色的花。」

柳巴蜜拉在未来的花园手舞足蹈,双颊仿佛精灵般红润。刚才围成一圈的人群再度开始动作,手里拿着种子,赶紧站到雀跃的少女所指的位置。

跳完舞后,少女跑回土丘,站在她的另一半旁对大家说:

「现在这个空间会变得无比美丽,土地会长出神奇的美景。」

「告诉大家,我的女儿,」母亲再对女儿说,「谁要管理这片最美好的空间?在地球上生活的众人之中,你要亲手为谁带上桂冠?」

新娘转头面向未婚夫回答:

「我要为思想能够创造美好未来的他带上桂冠。」

说话的同时,少女摸了身旁少年的肩膀。少年在她面前单膝跪下,而她为他缓缓戴上美丽的桂冠。那顶桂冠是少女亲手以散发香味的小草编成。她用右手梳理未婚夫的头发三下,再用左手将他的头扶近一点。戴着桂冠的拉多米尔起身,柳巴蜜拉则跑下山丘,恭顺地微微低头。

此时,所有少年的家族成员陪同他的父亲依照传统走向土丘。接近土丘时,他们恭敬地停下脚步。父亲问着站在众人之上的儿子:

「你是谁?思想能够创造愛的空间的你是谁?」

少年回答:

「我是你的儿子,也是造物者的儿子。」

「你现在已经戴上桂冠,即将迎接重大的使命。戴上桂冠的你,要如何管理这片空间?」

「我要用美好的事物创造未来。」

父亲又问:

「我的儿子及戴上桂冠的造物者之子啊,你要从何获得力量和灵感?」

「从愛那里!」

父亲再问:

「愛的能量可以在整个宇宙漫游,你要如何看到宇宙的愛在地球上的反射?」

「爸爸,就有一个女孩。她对我而言,就是宇宙的愛在地球上的反射。」说话的同时,少年走到少女身旁,牵着她的手走上土丘。两家人这时聚在一起、互相拥抱且有说有笑的样子。

少年对众人致谢,之后他们动了起来,将有生命的礼物种在拉多米尔刚才指定的位置。没有指定种在何处的人则沿着稍早围出的土地边缘,一边唱着圆环舞的歌,一边把带来的种子撒进土里。不消几分钟,美好的花园就已种好——一个梦想创造的空间。

戴着桂冠的少年再次举手,对着安静的众人说:

「就让造物者赐予人类的万物当我们的朋友、与我们同住吧!」

有些人手里抱着小猫或小狗,或牵着小牛或小熊走到棚子送礼,拉多米尔的朋友阿尔嘉则依约送了一匹小马。

他们迅速把树枝做成篱笆,在棚子四周搭起围栏。这座两人才刚过夜的棚子顿时挤满了同样年幼的动物。这样做的意义很大,所有动物混在一起,才能永远地和平共处,互相关心及帮助。

收完礼物后,年轻夫妇再次感谢众人,接着大家跳起圆环舞,唱起欢乐的曲调。结束后,年轻夫妇则各自跟着家人回家,有一天两夜的时间不会见到彼此。

在这段期间,两村最好的工匠会将做好的圆木屋架构运到新家,再盖好屋顶和铺地板,将所有缝隙塞满青苔和草。两村的女人接着把最好的水果放进新家,双方的母亲也会为他们在床上铺上亚麻毯子。所有人都会在第二晚离开。愛的能量就在家园之上等待年轻夫妇的到来。

* * *

「你看这是怎么回事,弗拉狄米尔。吠陀罗斯家庭——也就是刚才所说的小柳巴蜜拉的家人——将小女孩心中出现的愛的感觉视为神的恩赐,把这种感觉当做神派来帮助小女孩成长的新家庭成员,而且可能还是她最大的成长动力。因此,奶奶才会帮助女孩了解伟大的愛的能量希望她做什么,让小孩能懂的简单方式说明具体的行动。

「小女孩受到启发后,开始学习各种知识——生命的深奥道理、身心灵的提升。

「柳巴蜜拉的成功要归功于谁?奶奶、传道的智者、女孩自己,还是伟大且无穷无尽的愛的能量?」

「我认为如果拿掉愛的能量,其他帮助女孩成长的元素根本发挥不了一半的作用;但如果没有这些其他元素,愛的能量也难以将女孩引导到正确的方向。」

「所以说这就是共同的创造,而它深思的结果就是让万物得到快乐,这就是神希望从人类身上看到的。」

「同意,婚礼本身在美感、意义和理性上都是无法超越的精彩庆典。如果与现代婚礼比较,就会发现我们好像都变成崇尚玄虚的傻子。现代婚礼为年轻夫妇留下了什么?只留下这些回忆:不知为何开车去看『不灭之火』、在咖啡厅或餐厅喝得烂醉、大喊『接吻』,还有在众人面前浪费应该用来怀胎生子的能量。

「吠陀罗斯婚礼留下的不是回忆,而是杰出工匠满心欢喜盖好的房子,以及亲人、朋友和邻居按照年轻夫妇的计划亲手种下各种植物的园子。」

「事实上,婚礼留下的是一个真正的愛的空间——一个神圣、有生命的家,且妻子将会在此受孕。

「吠陀罗斯的婚礼不像现在一样只有两个朋友当证婚人,附近的所有亲戚都来共襄盛举。他们不是在纸上规划家园,而是在土地上创造有生命的杰作。

「年轻夫妇接着接受测试,在众人面前描述未来祖传家园的规划。我认为他们的表现层次远远高于现代的任何博士论文。

「想当然尔,具体实现一个有生命的空间,包括房子、家园和创造这一切的美好行动,无疑都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。但还有一个出乎意料的要素同等重要,你看是谁替这对年轻情侣证婚的,不是父母,也不是他们此生只会见过一次的户政事务所某某人或牧师。

是柳巴蜜拉亲自为拉多米尔加冠的!她在众人面前亲手为丈夫戴上头冠。这是神子真正可以做到的事,而且它带来的心理影响绝非表面上这么简单。

「如果随便让别人证明自己的愛,表示你在潜意识中抛开了对家庭未来命运的责任,但柳巴蜜拉承担了这份责任。

「现代要登记结婚的情侣和神之间有太多的繁文缛节,不仅要得到父母的祝福、到户政事务所登记,还要在教堂里证婚。但吠陀罗斯情侣和神之间没有任何阻碍,只有神可以祝福他们的婚姻。

「在加冠之前,神其实就已将祝福化为现实,像是赐给他们对彼此的愛。吠陀罗斯人也知道如何接受这份愛,并让它成为永恒。」

「不过在吠陀罗斯时期,受孕前又是什么样的情形呢?」

-未完待续-

091027eugalaioofixsaly.jpg









Ming




Xiang




Xue




Song






一套讲诉生命真相的奇人奇书,共10册。本节只是部分章节的节选。


  • 感谢《阿纳丝塔夏》书友群的夏友们制作的电子书,本文从电子书转载而来。

  • 或者:到喜马拉雅搜索《阿纳丝塔夏》,已经有许多同好分享了这部有声书

  • 在淘宝上也有正版书售卖,感谢您的支持


091027s5oe5r8eje8whejq.jpg






转载声明:本文转载自「意识行动乐活」,搜索「getgrowth」即可关注,[阅读原文]。

最新评论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