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兄弟

[复制链接]
鸣响雪松 发表于 2020-5-7 00:0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000503ok33fs5sc2325okm.jpg

我告诉你一个寓言故事,

这个寓言故事是在一千年前。

由一群与世隔绝的智者口耳相传的,

但数个世纪以来都没有人听过。

000503n5j9zaw5ozj1kxz3.jpg

不知道是多久以前,有对夫妇一直没有小孩,妻子直到年老才生了两个儿子,一对双胞胎兄弟。妻子生产十分不顺,在生完两个儿子不久后,就到了另一个世界。父亲请了一位保姆,全心全意地照顾孩子,一路把他们养到十四岁。但就在他们十五岁时,父亲也去世了。

两兄弟将父亲安葬后,坐在房里哀悼。这两个双胞胎兄弟,前后差了三分钟出生,所以一个是哥哥,一个是弟弟。

000504yowzwo5bp8xe5c6x.jpg

在默哀一段时间后,哥哥开口说:“父亲在临终前难过地说,他没能将生命的智慧传给我们。我的弟弟,要是没有智慧,你我该怎么过活?要是没有智慧,我们的家族只会在不幸之中延续下去。那些能从自己父亲身上获得智慧的人,可能会嘲笑我们的。”

“你别难过。”弟弟对哥哥说,“你常常在沉思,或许时间会让你在沉思中获得智慧。我一切都听你的,我不用沉思也能过活,也依然觉得生活很美好。只要看到日出日落,我就很开心了。我就单纯地过生活,忙田里的事情,你可以好好学习智慧。”

“同意。”哥哥对弟弟说,“但待在家里是求不到智慧的,这里没有。没有人把智慧留在这里,也不会有人把智慧带给我们。但身为兄长的我,为了我们俩、为了代代相传的家族,我决定要找出世间的所有智慧。我要找到并带回家里,送给后代子孙和我们自己。我要把父亲留给我们的所有贵重物品带在身上,然后走遍天涯,拜访世界各地的智者,学习他们的所有理论,然后回到我出生的地方。”

000504bplwxmqwvloowwww.jpg

“这会是条漫长的路。”弟弟语带同情地说,“我们有一匹马,你就带着那匹马和马车吧,东西能载多少是多少,才能减轻一路上的负担。我会留在家里,等着你成为智者归来。”

兄弟俩分离了许久,年复一年。哥哥拜访了一位又一位的智者,去了一座又一座的教堂,学习东西方的教导,又走遍大江南北。他拥有惊人的记忆力,敏捷的头脑能快速地领会一切并轻松地记住。

哥哥花了六十年左右游历全世界,走到头发和胡子都已灰白。他好学的头脑仍继续流浪,精进智慧。这位年迈的流浪者成了最有智慧的人,开始有众多弟子跟随他。他对着这些求知心切的脑袋大方地讲道,弟子无论是老是少,无不敬佩地专心聆听。他的名声总是在他抵达前便传遍邻里,村里都知道,将有一位伟大的智者来访。

000505u0e0nlfj92ft3b8b.jpg

他就是这样带着荣耀的光环,身边围绕一大群奉承的弟子,回到他六十年前、年仅十五岁时离开的家。这位头发灰白的智者一步一步地靠近他出生的村庄。

村里的人都上前迎接,头发同样灰白的弟弟也开心地跑出来。他在成为智者的哥哥面前低下头,喜极而泣地低语:“祝福我吧,我的智者哥哥。回我们的家,让我洗涤你长途跋涉的双脚。回我们的家,我睿智的哥哥,好好休息吧。”

他以庄重的手势嘱咐所有的弟子,要他们留在山坡上、接受村民的迎宾礼、展开智慧的对谈,接着他便跟着弟弟回家。这位德高望重且灰发苍苍的智者,走进上层宽敞的房间,疲惫地坐在桌前。弟弟开始用温水帮他洗脚,同时听着他的智慧言论。

哥哥告诉他:“我完成了自己的责任,学到许多伟大智者的教导,也建立了自己的理论。我不会待在家里太久,现在我的任务是要指导他人。不过,既然我答应过要将智慧带回家,我会履行承诺,在家里待上一天。在这段期间内,我亲爱的弟弟,我会告诉你最有智慧的真理。首先是……人人都应该住在美好的花园。”

000505xrkxmg0c1omozxrc.jpg

弟弟用编织精美的干净毛巾将哥哥的脚擦干,尽心尽力地想让哥哥开心。他告诉哥哥:“你面前的桌子上有我们花园种的水果,尝尝看吧,我把最好的都摘给你了。”

哥哥若有所思地吃着各种漂亮的水果,接着继续说:

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应该种一棵家族树。当他去世后,这棵树将成为他留给后代的美好纪念,它会为后代净化呼吸的空气。我们都应该呼吸好的空气。”

弟弟露出慌张的深情,急忙地说:“我睿智的哥哥,抱歉,我忘记开窗让你呼吸新鲜空气了。”他将窗帘拉开,打开窗户后继续说:“来,呼吸我们两棵雪松带来的空气,是我在你离开的那一年种的。其中一棵是我用自己的铲子挖洞种下树苗,另一棵是我用我们小时候你常玩的铲子挖的。”

000507ljbbmczre07l0j19.jpg

哥哥看着雪松陷入沉思,接着说:爱是一种伟大的感觉,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拥有爱过着每一天,所以有一句至理名言说:所有人每天都要为爱努力。”

“噢,我的哥哥,你真是有智慧!”弟弟惊叹地说,“你学得如此高深的智慧,让我听得太入迷了。抱歉,我居然还没向你介绍我的妻子。”他对着门口大喊:“老婆子,你在哪,我的小厨娘?”

“这不是来了嘛。”一个开心的老妇出现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盘热乎乎的馅饼。“我刚刚忙着做馅饼。”

开心的老妇把馅饼放在桌上,笑嘻嘻地对着两兄弟做了个滑稽的屈膝礼,然后走向弟弟对他耳语,但她对丈夫说的话都被哥哥听到了:

000509omnytlhnztpbpnn1.jpg

“老头子,请原谅我,我要先离开了,我需要躺下来。”

“你是怎么回事,真是无礼,怎么突然要休息呢?我们有贵客,我的亲生哥哥啊,你却要……”

“不是这样的,我现在头昏脑胀,有点想吐。”

“你这个忙碌的家伙,怎么可能会头晕想吐?”

“大概要怪你了。没错,我们又有小孩了。”老妇带着笑容,边说边跑着离开。

“很抱歉,哥哥。”弟弟羞赧地向哥哥道歉,“她不知道智慧的价值,总是嬉皮笑脸的,老了还是这样。”

哥哥陷入了更长的沉思。一阵小孩的吵杂声打断了他,他在听到后开口说:

“人人都应该努力学习伟大的智慧,学习如何养育出幸福又有正义感的孩子。”

000510kx7775s3hxbxvyx9.jpg

“我睿智的哥哥,告诉我吧,我很想让我的孩子和孙子过得幸福。你看,我吵闹的几个孙子孙女走进来了。”

两个不到六岁的小男孩,以及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站在门边吵架。弟弟为了安抚他们,急忙地说:“快点告诉我,你们在吵什么。乱哄哄的,别吵到我们俩聊天。”

“噢!”比较小的男孩惊讶地说,“爷爷变成两个人了,哪个是我们的,哪个不是,要怎么分呀?”

“我们爷爷不就坐在这儿吗?这不是很明显吗?”

接着小孙女跑向弟弟,脸颊紧贴着他的大腿,玩着他的胡须,对他叽叽喳喳地说:“爷爷,爷爷!原本是我一个人要来找你,想给你看我学的新舞步,可是两个哥哥自己跟来。一个想找你一起画画,你看,他带了画板和粉笔;另一个带了长笛和笛子,他要你吹给他听。爷爷,爷爷!但我才是第一个决定来找你的人,你和他们说啦,叫他们回家,爷爷!”

000510w34xmemmah9ge73m.jpg

“不对,我才是第一个要来画画的,哥哥是后来才决定要来吹笛子。”带着薄画板的孙子说。

“现在有两个爷爷,你们来决定,”孙女插话说, “我们谁才是第一个来的?拜托你们选我,不然我会哭得很难过。”

智者喜忧参半地看着这群小朋友,皱着眉头准备回答,可是话到嘴边却停了下来。弟弟慌张了起来,没有让沉默持续太久,迅速地从小朋友的手中拿了笛子,毫不犹豫地说:“这没什么好吵的。跳舞吧,我活蹦乱跳的小美女。我会用长笛帮你伴奏,笛子可以交给我们的小音乐家。而你呢,我的小艺术家,你可以画下乐音奏出的图案,还有这个小芭蕾舞者的舞姿。小朋友,赶快开始吧!”

弟弟用长笛吹出美丽愉悦的乐章,孙子孙女同时入迷地跟着他,扮演着他们最爱的角色。

未来的大音乐家试着跟上长笛的旋律;脸上泛着红晕的小女孩像个芭蕾舞伶,开心地跳着自己的舞步;未来的艺术家勾勒出这个开心的画面。

智者不发一语,他懂了……当眼前欢乐的场景结束时,他站起身子说:

000511rwglqe2l2wcedce6.jpg

“弟弟,你还记得父亲的旧凿子和槌子吗?请你拿给我,我想在石头上刻出自己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。我该走了,可能不会再回来。不要慰留我,也不要等我。”

哥哥离开了。这位灰发苍苍的智者和弟子一起走到一块大石前,旁边有一条道路绕过这块大石——那条引领流浪者离乡背井,到远方寻找智慧的道路。白天过去了,到了晚上,这位年迈的智者还在石头上敲敲打打,他想要刻出一段文字。

就在他精疲力尽地完成后,他的弟子念出石头上的那段话:

流浪者啊,你要寻找的,其实都在你的身上。你不会找到什么新的,相反地,每走一步,就会有所失去。

阿纳丝塔夏说完寓言后,安静地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,大概是在想,我懂不懂这个寓言吧。

“阿纳丝塔夏,我知道这个寓言是在说,哥哥谈论的所有智慧,弟弟都已经在生活中实践了,但只有一点我不懂,是谁教弟弟这些智慧的?”






“没有人。在灵魂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,宇宙所有的智慧就永远地存在每个人的灵魂中了。只是常有智者的灵魂狡猾地卖弄聪明,为了自身利益将人偏离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




转载声明:本文转载自「阿纳丝塔夏家园」,搜索「Ringing-cedars」即可关注,[阅读原文]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知源 发表于 2020-6-6 08:3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知源 于 2020-6-6 08:42 编辑

弗拉迪米尔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,现今人人都能打造一座家园,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神,住在天堂乐园里。地球上的人类现在距离天堂乐园只要一眨眼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意识,当它不再受到教条干扰,弗拉迪米尔,你就可以看到……

阿纳丝塔夏突然高兴起来,抓着我的手,想带我到湖边光秃秃的土地上。她用很快的速度边走边跟我说:

“只要一会儿,你就能马上明白一切,而且所有人——你我的读者——都能了解。

他们会自己定义地球的本质,意识到自己的使命。就是现在,弗拉迪米尔,此时此刻,我们要在思想中建立一座家园!你和我,以及他们所有人!我向你保证,相信我,每个人的思想都将与神的思想接触。天堂乐园的门将敞开。走吧,我们走快一点。我要用树枝在岸上画出来……我们和未来接触你的文字的人一起打造家园。人类的思想将合而为一。人类具有神的能

力,可以将思想化为现实,到时地球上不会只有一座家园,人人都能在自己的家园领悟、感受并理解神圣梦想的渴望。我们要建立家园!他们、我,还有你!”

“阿纳丝塔夏,等一下,现在已经有很多不同的建案可供现代人居住,你还想弄另一个计划,这有什么意义?”

“弗拉迪米尔,你不要知识听我讲话,你要感受我描绘的一切,然后自己在心里完成计划,也让每个人跟我一起描绘。噢,天啊!大家至少尝试看看吧,我求求你们!”

阿纳丝塔夏开心且兴奋到发抖。她向世人如此呼吁,让我也开始越来越好奇她的计划。我一开始觉得很简单,但同时又有一种感觉,觉得阿纳丝塔夏这个隐士,似乎向所有人透露了一个非比寻常的秘密。整个秘密简单得离奇,如果我顺序记得没错的话,她是这样说的:

阿纳丝塔夏继续说:

首先,从地球上所有可能且适合的地方中,选一个你喜欢的地方——一个你想要居住,也希望孩子生活的地方。你会在后代的心中留下对你美好的记忆。这个地方的气候必须合你心意。在这个地方,把一块一公顷的土地永远留给自己。

“可是现在没有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拥有土地,现在只有地主想卖土地才买得到。”

“是啊,很可惜,真的是这样。我们的国家如此广阔,却连能让你为孩子、后代创造天堂乐园一角的一公顷地都没有。不过现在是开始的时候了,我们可以利用所有现行的法律中最有助益的部分。”

“我当然不会知道所有的法律,但我很确定我们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允许永远持有土地。农夫可以租好几公顷的地,但是不能超过九十九年。”

“不然一开始的时间可以短一点,但我们必须立刻立法,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块地——自己的家乡。这攸关于国家的繁荣,所以如果现在确实没有这样的法律,就代表有制定的必要。”
“这说得容易,可是做起来很难。法律是由国家杜马制定的,必须修正宪法或增加宪法章

节,可是现在杜马里党派纷争不断,更不用说要解决土地的问题。”

“假如没有政党可以立法,让每个人有权拥有家乡,表示必须成立这样的政党。”

“有谁成立?”

“成立的人要读到创造家园的资讯,理解家乡对每个人、对生活在现今的人类,以及对整

个地球的未来有何意义。”

“嗯,政党的对话到此为止,你还是跟我解释你说的奇特家园吧!我现在很好奇,你到底可以想出什么新鲜的计划。假设今天某人拥有一公顷的地,虽然不能算是天堂乐园,只是长满野草的地,但大概已经是最好的了。他站在自己的一公顷土地上,然后呢?”

“弗拉迪米尔,你自己想看看,同时也做点梦吧。如果你站在自己的土地上,你可以做些什么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评分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表主题
    2128
    积分
    6
    帖子
    2
    主题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